日本医美什么最可怕?| 日本整容整形

<section data-role="outer" label="Powered by 135editor.com"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max-width: 100%; color: rgb(51, 51, 51); font-family: -apple-system-font, system-ui, " helvetica="" neue",="" "pingfang="" sc",="" "hiragino="" sans="" gb",="" "microsoft="" yahei="" ui",="" yahei",="" arial,="" sans-serif;="" font-size:="" 17px;="" letter-spacing:="" 0.544px;="" text-align:="" justify;="" line-height:="" 25.6px;="" box-sizing:="" border-box="" !important;="" overflow-wrap:="" break-word="" !important;"="">

9月初的时候,大阪一家医院因为给顾客注射奥美定同种成分的填充剂,出现后遗症被起诉。患者要求赔偿9000万日元。(我觉得说这官司不会赢,估计9000万恐怕是拿不到。)有几家媒体做了报道,算是比较受关注。

 

 

 

我一直想详细写写这个事,结果一拖就是一个月。在写之前,我先与这家医院合作的几个翻译同行交换了意见,大家都表示应该提醒一下消费者,才开始动笔。

 

 

首先我想给大家强调,怎样看待日本整形。

 

日本是不是真的比国内要技高一筹?我认为在一些领域,日本的少数医生,确实相比国内同级别医生有更为认真的手术过程、更为有特色的技术、更为自然的效果、更为安全的手术方案。此外,由于占了一些政策的便宜,大环境的优势,日本医生在一些种类的治疗上比国内有优势,比如溶脂针的许可,美白针的许可,干细胞技术的先进。

 

 

并不是随便拿一个日本医生来都可以信任。鸟哥认识不少国内的医生,九院的,八大处的,北医三院什么。也很敬业,手术也做的不错,有医德,有良心。至少,在材料的使用上,比接下来我要提到的一些日本的医院,医生要负责任的多。

 

如果要来日本,却不选择那一小群真正TOP的医生,真的不如在国内请值得信赖的医生。

 

接下来,我们回归正题,说一说这个用奥美定同种成分的日本医生。

 
 

 

 

今天(18年10月2日)看这家医院的官网仍然在大力推荐这种注射剂(BIO-ALCAMID),同时还有鸟哥曾多次给大家普及过的aquafilling丰胸。

 

为了容易明白,我先简单说一下这种注射材料。

 

在国内比较广为知晓的是奥美定,主要成分是聚丙烯酰胺水凝胶,这种成分被包装成很多种商品名字,比如【 Aquamid、雅德媚、Interfall、Outline、Formacryl、Bioformacryl、Arigiform、Amazinggel(奥美定)、Royamid、Bio-Alcamid(这位小国医生用的)】。

 

 

虽然名字众多,但是成分都一样。

 

关于这种成分的安全性,大家可以自行百度,哥仅摘一小部分。

 

奥美定(Amazingel),聚丙烯酰胺水凝胶(hydrophilic polyacrylamide gel),是一种无色透明类似果冻状的液态物质。2006年4月30日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撤销了奥美定的医疗器械注册证,全面停止其生产、销售和使用。聚丙烯酰胺是一种凝胶状聚合物,构成它的单体丙烯酰胺(acrylamide)有中等毒性,毒害神经系统,损伤肾脏,对生命循环系统造成伤害,世界卫生组织已将这种物质列为可疑致癌物之一,是定时危险炸弹。

 

再进一步调查,大家会发现,这种材料会在组织内游走,很难彻底取出来。

 

我们再来看这位医生的宣传。

 

 

他会强调96%是水,暗示你这是安全的。哥简单的发个比方,0.1%氰化钾溶液,0.1%百草枯溶液医生要不要尝一尝,我这配方含水量可比这奥美定大。哥的意思是,一种材料安全不安全,不是看安全的成分占比多少,而是看不安全的部分有多少。

 

在他介绍奥美定注射的时候,在视频中说明了如何能够避免术后的后遗症,他这样说,我们用非常细的针,针头是圆的,麻醉药中还有抑制血管扩张的成分,无外乎就是减少内出血。他在诱导患者认为,注射这种材料最大的风险就是内出血而已。说的好像只要杯子刷干净了他就敢喝哥给他开的方子一样。

 

 

除了避重就轻,他还明明白白的骗我们。他说这东西无毒,稳定不会游走,可以除去,而事实是,这东西致癌,会游走,很难除去。

 

除了这家医院使用这种材料之外,还有城本医院也在使用。

 

 

鸟哥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,可没有别的意思。

 

最后,既然说到了Aquafilling(与aqualift是同一种成分),哥也把用这种材料做丰胸的医院简单找了一下。

 

小室美容外科(小室好一医生)用Aquafilling

the clinic用Aquafilling

Noel 銀座诊所(保志名医生)用Aqualift

圣心美容诊所(镰仓达郎医生)用Aquafilling

南云诊所(南云吉泽医生)称吸水性啫喱,猜测为Aquafilling或者aqualift

 

 

 

虽然JSAS官方声明不推荐使用Aquafilling或者aqualift,镰仓达郎医生是前任

JSAS主席,保志名医生是JSAS理事长却都在积极使用,圣心更是标榜案例数很多。

 

 

2018年,我们服务过一位顾客在别的翻译公司推荐下,在前面提到的使用Aquafilling的几家医院中的一家用Aquafilling类材料做了丰胸,很快就长满结块,还会伴随发烧等问题,而后联系我们去见了几位取异物的专家,或者乳房类的专家,均没有完美的拯救方案,患者(这次真的成了患者)见一次医生就会哭一次。

 

 

那段时间鸟哥也是很低落。

 

巧的是,推荐这位患者去打Aquafilling的这家翻译公司,我又很熟悉。我劝他们不要再推荐患者去,他回答说我,他们是顾客至上,好像是顾客非要去那医院打这么危险的材料。

 

我非常担忧。

 

我爱你们,但是我也身不由己。

盼望你们都能美的平安顺利长久。

 

 

合作机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