丑恶的背面是人性的贪婪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!| 日本整容整

 

 

我终于沉冤昭雪了。

 

2018年11月底,也就是这几天, 日本的各大新闻门户都有报道,日本形成外科学会呼吁停使啫喱状填充剂丰胸。

 

 

先摘一些翻译下。

 

1127日朝日新闻报道以美容为目的的注射型隆胸因容易引起各种并发症,日本美容外科学会决定预计将在一年内禁止使用填充剂进行丰胸,并将要求厚生劳动省制定相关制度。 

 

注射型丰胸是通过管状的器具将啫喱状的素材注入胸部的方法。填充使用的材料大多为聚丙烯酰胺和水的混合物(即aquafilling等不可吸收材料),硅胶或玻尿酸等材料。跟硅胶假体相比,填充剂因为不需要全身麻醉且伤口较小等特点,在日本全国范围内被广泛使用。 

 

 

学会于今年6~7月对约4千名形成外科医生进行问卷调查。接受问卷调查的132个医生发现有72名患者出现了108例并发症并采取了治疗,其中结块占44%,感染占22%,皮肤变化8%,变形6%。 

 

据日本医科大附属病院的野本俊一医生介绍,填充剂大多注射在肌肉侧筋膜和乳腺侧筋膜之间,注射时带入细菌,或填充剂被注入乳腺等原因容易引起炎症等后遗症。 

 

如果填充剂注入位置错误,进而导致填充剂从乳腺或皮肤渗出等的话,要去除胸部中的填充物,最糟糕的情况恐怕要把整个乳房切除。 

 

因该类型项容易堵塞血管造成危险,美国食品医药品局(FDA)明确禁止填充剂用于丰胸。在 本以丰胸为目的的注射,虽然没被国家承认,但因也没有相关制度进行约束,医生可以自由使用,导致市场流通量不明确。

 

 

在朝日新闻发布这篇报道的第二天,美容外科The clinic开设了相关窗口为患者提供治疗服务。该院网站中写到:填充剂中所含有的聚丙烯酰胺可能导致局部或整体发热,乳房肿胀、发红、变形, 严重者甚至会因为填充剂导致哺乳功能丧失。

 

 

更讽刺的是,这个号称开设咨询窗口、挽救啫喱状填充剂丰胸失败的女性的the clinic, 前不久还宣传aquafilling,现在转身就站在正义的一边,好像他们从未做过坏事儿一样。

 

 

 

 

可能是时间仓促,他们的网站上只是匆匆贴出来停止了aquafilling的注射,但是以前大力推广的痕迹还在。如今抵制aquafilling的架势与当初推广这种材料的时候一样的由衷。他们号称可以治疗aquafilling术后后遗症,这样又可以割一波韭菜。

 

 

从2015年开始,我就多次多方向大家呼吁不要使用aquafilling之类不可吸收的注射材料,收效甚微。由于我大力地抵制这种材料和用这种材料的医院,伤害不少翻译公司的利益,因此也遭到了有组织的抹黑。

 

 

哥把用这种材料做丰胸的医院简单找了一下。

 

 

小室美容外科( 小室好一医生 ) Aquafilling
the clinic 用 
 Aquafilling
Noel 
銀座诊所(保志名医 ) Aqualift

圣心美容诊所(镰仓达郎医 ) Aquafilling

南云诊所(南云吉泽医 )称吸水性啫喱,猜测为Aquafilling或者aqualift

 

 

 

虽然JSAS官方声明不推荐使用Aquafilling或者aqualift,镰仓达郎医生是前任JSAS主席,保志名医生是JSAS理事长却都在积极使用,圣心更是标榜案例数很多。

 

2018年,我们服务过一位顾客在别的翻译公司的推荐下,在前面提到的使用Aquafilling的几家医院中的一家用Aquafilling类材料做了丰胸,很快就长满了结块,还会伴随发烧等问题,而后联系我们去见了几位取异物的专家,或者乳房类的专家,均没有完美的拯救方案,患者(这次真的成了患者) 见一次医生就会哭一次。

 

 

 

那段时间鸟哥也是很低落。 

 

巧的是,推荐这位患者去打Aquafilling的这家翻译公司,我又很熟悉。我劝他们不要再推荐患者去,他回答说我,他们是顾客至上,就像是顾客非要去他们医院打这么危险的材料。

 

我们带患者去找修复的医生的时候,有位教授这样说,南云用这种材料可以先赚一次丰胸的钱,等到五六年后得了乳腺癌在赚一次乳房切除的钱,切除之后再赚一次乳房再造的钱,若不是听别人说,我是万万不敢想医生会有这么狠的心。

 

 

这次形成外科学会的发声,让我有种沉冤得雪的感觉,眼泪都流出来。

 

但我还是非常担忧。

很想保护你们,但也身不由己。

盼望你们都能美的平安、顺利、长久。

 


Goodnight , you and all .

 [奇异鸟在东京,日本医美第一品牌 ]

  

 

奇异鸟官方微信 

 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

 获取更多日本整容资讯

  

 奇异鸟官方客服 ↑

 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

 或添加微信号 ribenbianmei(日本变美—全拼)

 咨询日本整容&预约

  

 奇异鸟签证代购客服 ↑

 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

 或添加微信号skyfish--

 咨询日本签证&代购

 

 

这是奇异鸟在东京更新的第407篇原创文章,希望给认真爱美的宝宝一些不跑偏的医疗美容知识,欢迎大家分享转发。但为了保护我们的原创权益,若媒体朋友想要转载,请保留我们的公众号信息及文章结尾二维码

 

我终于沉冤昭雪了。

 

 

2018年11月底,也就是这几天, 日本的各大新闻门户都有报道,日本形成外科学会呼吁停使啫喱状填充剂丰胸。

 

 

先摘一些翻译下。

 

1127日朝日新闻报道以美容为目的的注射型隆胸因容易引起各种并发症,日本美容外科学会决定预计将在一年内禁止使用填充剂进行丰胸,并将要求厚生劳动省制定相关制度。 

 

注射型丰胸是通过管状的器具将啫喱状的素材注入胸部的方法。填充使用的材料大多为聚丙烯酰胺和水的混合物(即aquafilling等不可吸收材料),硅胶或玻尿酸等材料。跟硅胶假体相比,填充剂因为不需要全身麻醉且伤口较小等特点,在日本全国范围内被广泛使用。 

 

 

学会于今年6~7月对约4千名形成外科医生进行问卷调查。接受问卷调查的132个医生发现有72名患者出现了108例并发症并采取了治疗,其中结块占44%,感染占22%,皮肤变化8%,变形6%。 

 

据日本医科大附属病院的野本俊一医生介绍,填充剂大多注射在肌肉侧筋膜和乳腺侧筋膜之间,注射时带入细菌,或填充剂被注入乳腺等原因容易引起炎症等后遗症。 

 

如果填充剂注入位置错误,进而导致填充剂从乳腺或皮肤渗出等的话,要去除胸部中的填充物,最糟糕的情况恐怕要把整个乳房切除。 

 

因该类型项容易堵塞血管造成危险,美国食品医药品局(FDA)明确禁止填充剂用于丰胸。在 本以丰胸为目的的注射,虽然没被国家承认,但因也没有相关制度进行约束,医生可以自由使用,导致市场流通量不明确。

 

 

在朝日新闻发布这篇报道的第二天,美容外科The clinic开设了相关窗口为患者提供治疗服务。该院网站中写到:填充剂中所含有的聚丙烯酰胺可能导致局部或整体发热,乳房肿胀、发红、变形, 严重者甚至会因为填充剂导致哺乳功能丧失。

 

 

更讽刺的是,这个号称开设咨询窗口、挽救啫喱状填充剂丰胸失败的女性的the clinic, 前不久还宣传aquafilling,现在转身就站在正义的一边,好像他们从未做过坏事儿一样。

 

 

 

 

可能是时间仓促,他们的网站上只是匆匆贴出来停止了aquafilling的注射,但是以前大力推广的痕迹还在。如今抵制aquafilling的架势与当初推广这种材料的时候一样的由衷。他们号称可以治疗aquafilling术后后遗症,这样又可以割一波韭菜。

 

 

从2015年开始,我就多次多方向大家呼吁不要使用aquafilling之类不可吸收的注射材料,收效甚微。由于我大力地抵制这种材料和用这种材料的医院,伤害不少翻译公司的利益,因此也遭到了有组织的抹黑。

 

 

哥把用这种材料做丰胸的医院简单找了一下。

 

 

小室美容外科( 小室好一医生 ) Aquafilling
the clinic 用 
 Aquafilling
Noel 
銀座诊所(保志名医 ) Aqualift

圣心美容诊所(镰仓达郎医 ) Aquafilling

南云诊所(南云吉泽医 )称吸水性啫喱,猜测为Aquafilling或者aqualift

 

 

 

虽然JSAS官方声明不推荐使用Aquafilling或者aqualift,镰仓达郎医生是前任JSAS主席,保志名医生是JSAS理事长却都在积极使用,圣心更是标榜案例数很多。

 

2018年,我们服务过一位顾客在别的翻译公司的推荐下,在前面提到的使用Aquafilling的几家医院中的一家用Aquafilling类材料做了丰胸,很快就长满了结块,还会伴随发烧等问题,而后联系我们去见了几位取异物的专家,或者乳房类的专家,均没有完美的拯救方案,患者(这次真的成了患者) 见一次医生就会哭一次。

 

 

 

那段时间鸟哥也是很低落。 

 

巧的是,推荐这位患者去打Aquafilling的这家翻译公司,我又很熟悉。我劝他们不要再推荐患者去,他回答说我,他们是顾客至上,就像是顾客非要去他们医院打这么危险的材料。

 

我们带患者去找修复的医生的时候,有位教授这样说,南云用这种材料可以先赚一次丰胸的钱,等到五六年后得了乳腺癌在赚一次乳房切除的钱,切除之后再赚一次乳房再造的钱,若不是听别人说,我是万万不敢想医生会有这么狠的心。

 

 

这次形成外科学会的发声,让我有种沉冤得雪的感觉,眼泪都流出来。

 

但我还是非常担忧。

很想保护你们,但也身不由己。

盼望你们都能美的平安、顺利、长久。

 

 

合作机构